散文吧>[再给我一万年或一分钟]借我一分钟

[再给我一万年或一分钟]借我一分钟

2017-05-19 18:31

篇一 : 借我一分钟

借我一分钟,可以么

这不算是奢侈的要求

让我短暂地消失一瞬间

真的想静静地躲在一个无人的世界

世间万物从此与我隔绝

借我一分钟,可以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不算是奢侈的要求

让我的大脑瞬间失去记忆

永远停留在空白的刹那间

所有的思绪就此戛然而止

借我一分钟,可以么

这不算是奢侈的要求

让我选择暂时远离这个世界

不用再去思量

暂时与世隔绝

借我一分钟,可以么

这不算是奢侈的要求

让我选择躲避

不想刻意去面对

虚情假意的后面会是身心疲惫

借我一分钟,可以么

这不算是奢侈的要求

不想看、不想听、不去想

伪装的后面需要太多的勇气

如果可以,请让我保持沉默

借我一分钟,可以吗

这不算是奢侈的要求

真不想去尝试做一只披着狼皮的羊

如果可以

能否让我继续做一只披着羊皮的羊

借我一分钟,可以么

这不算是奢侈的要求

真不想去刻意改变什么

违心改变的背后是滴血的心

心累的感觉从何说

借我一分钟,可以么

这不算是奢侈的要求

太阳、星星、月亮请与我作伴

忧伤的泪滴能否为我悄悄拭去

漫漫长夜让我们共同度过

借我一分钟,可以么

这不算是奢侈的要求

一分钟,就一分钟

让我静静地消失一会吧

无影无踪

借我一分钟,可以么

这不算是奢侈的要求

……

篇二 : 再给我一世

把昨天都作废

现在你在我眼前

我想爱 请给我机会

如果我错了也承担认定你就是答案

我不怕谁嘲笑我极端

相信自己的直觉

顽固的人不喊累

爱上你 我不撤退

我说过我不闪躲我非要这麽做

讲不听也偏要爱 更努力爱让你明白

没有别条路能走你决定要不要陪我

讲不听偏爱靠我感[]觉爱

等你的依赖

不后悔 有把握

我不闪躲我非要这麽做

讲不听也偏要爱 更努力爱让你明白

没有别条路能走你决定要不要陪我

讲不听偏爱靠我感觉爱

等你的依赖对你偏爱

痛也很愉快

——命运不可改变,而初衷很容易被遗忘。

爱上了一个一千八百年前的人,就此投身于历史的洪流,穿越一千八百年的时空。

她说,我是阳光下云的影子。坚决在离开前抹去一切曾经存在过的痕迹。看着爱的人被爱的人一点点老去,她是唯一不老的妖物。他们问,云影,你到底几岁了?她要想一想,然后答,不知道。

在庐陵她遇上他,张着唇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辗转的话语,到最后一刻握在他手心里,写着:请一定要好好活着。

她总是自由,又被束缚在看不见的绳索间。

周瑜殡天的时候,她守在他身边,抱着他,道,希望尊夫人不会介意我这种举动。他虚弱地笑笑,说,你将这个拥抱带我转交给她便是。

她将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孩茹嫁给她最心爱的人,亲手为茹置办嫁妆,挑选礼服,拟定宾客名单,又亲自把茹从建业送到了吴。看着铺天盖地的红色,她亲手作的茧,唯有轻笑。

游离于后宫朝野之间,一次次生死相逼,她终于成为站在最高处那个玩弄权术的女人。

孙登死了,很多人早已经死了,两宫之争,她遭人迫害被困死城。瘟疫横行、粮食困缺,她抱着孙休在城墙下等待他的出现。

“——把城门打开。”

“——我是你们的丞相,我命令你们把城门打开!”

他威风凛凛地骑在马上,一双眼睛不安地到处寻找。

他带马靠近,脸上写满难过,嘴唇轻轻颤抖,吐出轻不可闻的言语。然后迅速翻身下马,单腿跪在地上,浑然不顾地上的泥染上他的衣角。垂下的头掩住了所有的表情,但心里,是在叹息落血吧。

她来到这个时空陪他走过一路,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他。原本无所畏惧的与他站在同一边,即使了解最后的结果是失败。而后出现的仇恨,她奋不顾身站到他的对立面,书页在指间一页页溜过,我说过我不闪躲,我非要这麽做,讲不听也偏要爱,更努力爱,让你明白,没有别条路能走,你决定要不要陪我……只能令人联想到两个词,决绝与绝望。

因为是穿越,已知所有的未来,企图改变,却发现无从改起。目睹身边的人老了死了,黑发染成了霜,目光浑浊,皮肤苍枯。离开前回到开始的地方,行舟的人也成了老者,听他说:

“年轻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她在船上呆过两年,那个时侯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这里,将腿伸到河水中去。”

“后来呢?”

“后来?后来有一天,她就突然消失了,我们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可能是死了吧。”

“你不去找她?”

“怎么找她,我连她的名字也不知道。那个时侯,我不认得字,而她不会说话。”

她问,“有没有想过,我就是她呢?”

“怎么可能!她如果还活着,也是我这样的老人了。而你那么年轻。”

然后她回头,看到她爱的他,一直乌黑而温柔的发,骤然变成了雪一样的样色,倒映着茫茫雪地,焕发出一片柔和的银光。

相视而立,伸手可触,这么近那么远。

“你要去哪里?”

“去你家,去陪茹。”

“好,她一直在想念你。”

“你不去么?”

“我去,我把武昌的事处理完就去——我的后事。”

“我的后事已经处理完了。”

“那好,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你到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了。”

“没有关系,那我就代替你陪她——虽然她可能不要需要。”

……

“……能不能在走之前为我预言一次?”

“你死于赤乌八年春二月。就是一个月后。

你死于吴郡的家中,死的时候,家无余财。你的儿子把你藏在华亭。与你一起合葬的是你的妻。

你的死很让人悲伤。人们都觉得像你这样的一个人,没有死在战场上,怎么会被卷进这样的政治风雨而死。而且你死之后,没有谥号,没有君王的封誉和眼泪,甚至连你的儿子也遭到君王的刁难。而且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孙和最终被废,孙霸被赐死,最终当上太子的是你们都没有想到过的孙亮。

你死后六年,孙权终于觉得后悔……

然后又过了七年,孙休成为皇帝……他追谥你为昭侯。

然后是一百年、两百年、一千年……后来世界越来越小,传说越来越少,可是人们依然记住你……记住那个平静从容的白衣都督,记住那个一把火拯救了整个江东的将军,记住那个把自己最后的生命也如祭品般送给国家的丞相。

……记得那一天你问我山之为山江之为江又是为了什么吗?我现在想告诉你,山之为山,是为了让那些名字随山屹立;江之为江,是为了让那些传说随江奔流。”

……

“这些预言中,你在哪里呢?”

“这里面,没有我。”

“你给我生命,给我你的一切,难道你不需要什么作为交换条件吗?”

“我要的,我想要你所拥有的一切。”

“拿去吧,都是你的了。”

然后她变成了茹,茹变成了她。她终于变得垂垂老矣,可以与她爱了千年的人一起闭上眼睛。

“夫君,你过来。坐到我身边来。”

“显得很老是不是?不好看了是不是?”

“不,它们像被月光浸染了一样,很美。”

再次面对满目的白,什么都不足以形容伤悲,只有最后两个字,我们都曾深爱过的人。

陆逊。

2009.08.05

一生情 两世缘

三更寒 四季天

初相识 怎识得 故人面

五代幻 六朝灭

七夕孤 八节单

初衷忘 鸢翻飞 渐行远

九宫调 十指纤

百次恨 千番怨

万人中 恰相顾 却无言把昨天都作废 现在你在我眼前 再给我一世

朝容俏 琉璃转

夕颜悴 雾染鬟

总无悔 江为江 山为山

忆当初 白衣翩

千杯引 醉舞剑

宠柳绕 娇花艳 捻金雪

而如今 垂帘倦

雕栏在 朱颜却

叹风流 落得雨打风吹散

春意短 夏鸣蝉

秋霜凛 冬雪漫

白驹过 戏幕落 过客换

青史掩 黛墨干

心明知 泪难断

千千结 剪不断 理还乱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愚者爱惜费,但为后世嗤

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问今夕 是何年

温玉凉 又无眠

冷翠烛 映烟花 不堪剪

江水逝 莫凭栏

云影近 殊途远

陌路人 又怎能 共婵娟

流年误 遮团扇

藏泪眼 皆惘然

道无情 复流连 枉贪欢

错错错 难难难

前世情 来世还

倾今生 竟上演 只擦肩

——《雅瑟风流•两世花》

篇三 : 再多一分钟,好吗?

多少次,我犹豫了,拿起了电话却又放下,拨了号码却又挂断;多少次,我默默的哭了,多少次,我觉得很无助,我不知道谁会愿意帮助我;多少次,我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多少次我迷茫;多少次,我不知道该向谁倾述我的委屈;多少次,我好想找一个人说说我的故事,我不知道谁才是我真正的知音,又有谁愿意听我的故事;多少次......不,我没有,因为您已经弃我而去了......

多少回,梦里的分离,多少回,我的泪水;我多希望您能在我的梦里多停留一会,哪怕是再多一分钟,让我看清您的脸,让我记住您的笑!可是多少回,您依旧如此;多少回我努力的想要靠近您,可当我走近时,您就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哭着从梦中醒来,原来我又做梦了,又梦见了您!在梦里我总是看不清您的脸;在梦里那种感觉好温暖,您总是很亲切,总是对我笑,尔后,渐渐的消失了......刹那间,我的心好难受,我向你消失的方向追过去,然而只留下我独自一人哭泣,我像一个迷失方向的孩子,在那里无助的哭......

我好想问您,您在另一个地方生活的还好吗?冷吗?无聊吗?开心吗?有想我吗?可以经常来我的梦里吗?.....我想您!真的好想您!好想和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