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青春寂寞]寂寒,瑟动青春里一抹韵色

[青春寂寞]寂寒,瑟动青春里一抹韵色

2017-05-19 18:31

篇一 : 寂寒,瑟动青春里一抹韵色

       初晨,窗外薄薄的晕白从楼宇间的缝隙里下浮,映在我的床边。纱窗是开的,从外界扑进来的空气,氤氲其间,我睁着眼,略感到了这个季节里的寒瑟。从皮肤外层渐次蔓延到心底的寒意,恍若黑暗里的萤虫,持续地点缀着微毫芒光。

       空荡的房间,缺失了一种可以灵魂同享的凭依。杂乱的摆设,既定了一些心性的沉淀,合符人性里不羁的本质。我起身打开灯,一缕清幽的日芒照在身上,像在一种孤绝的意境里揭示荒芜的本意。坐在床边,为自己点燃烟,在尼古丁的刺激下,让梦带来的迷然慌措,回归常规的清醒。烟雾缭绕,火丁扑闪扑闪,在自我沉醉中寻觅最清寂的觉受。烟气在空腔于咽喉进入肺腑,一丝丝的消极在肺叶里浮散开霾。在肺壁上留下黑暗,沿进血液,在循环往复里递传一种宿命。

       烟灭,火熄。我穿上T恤,裤子。在一丝明媚里起始一天的洗簌。在“唰唰”的摩擦中,我吐掉最后的乳白。在镜子里,看到消瘦羸弱的自己。微耸的“子弹头”,轮廓分明的脸庞,在青春里侵染多桀的额纹深刻,眼瞳却是放大的绽放。在过往的青春里,无人知晓我经历了什么。在黑暗的尽头,我抬起头,仰望有太阳的星空,一直有个信念于我心底,着我灵魂深处:我将用我全部的乐观,坚持到我无法呼吸的那一刻。 

       我只是做到现在,于将来,会有多少艰难困苦等着我。我不知道。于现在,在一朵花开的时间里,以一只素笔,在万千动荡的汹涌里开播我的执念。于灵魂的空间里发散了一缕缕有灵意的幽魂。游离于无尽的黑暗,奠基于生命的可贵 。许多的幽魂,在我的空间不断的撞击,分裂,爆炸,最后融和。总是经历这一艰难的过程。

        我知道,我只有坚持所念,总会有花开霞海,心由福泽的时候。虽然时光破碎的静响,在我心底无数的叩击。虽然世事纷杂的变迁,在我心里不断的沿读。可一朵易碎的花朵,怎能抵抗四季的变换。一只渺小的鸟儿,岂能飞跃大海的距离。

        不论在过去的阴霾里,跌落亲人的陪伴,失落了朋友的相扶,默落了女人的漠然 。在青春里,青春已不能从单一的思考来揣度了,它已上升了到了成人的完全能力的解读上了。青春里那些不可控制的意外,都是人成长和成熟必经的历练。可是伤害与悔恨难免,又有谁来弥补那些伤害的空白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青春的阡陌上,时光如荒漠的尘埃,在一种寂寒里,瑟动了一抹别样的韵色。点燃一丝淡然,吹送一种乐观,在下一个岁月的轮回里,指尖蔓延了一种与生命力同在的攘然。丢掉一份落魄,洒散一份颓废,在天明破晓的辗转下,惊艳的烟雾在一种与神性同化的跃然。

          时光如老人过街,在一丝颤巍里点滴流淌,可终究是走过了。不论怎么遵循决意的原则,还是错乱进入一片荒地,路途还是要走的。简洁单一的实践,在自我被羁绊中直接前行,可少了灵魂的蠢动和不羁,应和着最洁白里解读,体味,深化。可纷广繁杂的摸索里,在灵魂被四处唤动的迂回苟沿,证实了生命的奧晦与神性,接纳着最浩淼里灵修,神练,幻化。

一些人,一些事,回忆将至眼前,活生生的赤色演绎在回放。亲人的异然离去,在我的脆弱里,一道道深刻的刀痕印刻在自卑里。朋友的奸诈虚伪,在我的温暖里,一阵阵刺骨的寒意蔓延在我的多疑上。我的世界其实早就崩坍过,在工作变迁的环境里,同事们的美好温暖一直填补我空缺的世界。我的精神分裂一直持续在我的生活里,异然而诡然。

          在所有的灾害放置我身上,我只能持一杯极苦的茶茗,清饮入喉下肚,在苦味膨胀发酵的蒸腾下,我炒一份温润的菜肴,开口咀嚼吞咽进肠,湮灭了苦,尝到了美,在青春里炒耀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痛楚。

          在一场场风花雪月的邂逅里,在一次次付出引人感叹的真意中,我的爱情丢失了。女人,都是在美轮美奂的感性里寻觅安全,在僵硬刻板的理性里理解男人。她们都是一群纷至沓来的艳蝶,摘采了需要的果实,厌弃了这朵花,开始了下一场的海誓山盟的邀约。逐渐于现在,我越发反感了女人的多变本质。在妖傲的话语里,在伪善的行为上,伪美的外相上,都是一群披着神性外衣的小丑。

          在我的世界里,我开始决定:在百花争艳的逐流里,在黑暗交替的流转下,在一只萤虫的略芒下,以一支笔,凝练万象,一双眼,解读神性。

           当时光的触角蔓延到无声之处,心绪停滞了,花正开着,人性朝着追及无限的深度,进行着一场与生命,与时间,与空间抗衡的博弈。从茶靡花开,锦瑟年华,到世事无央,倾城岁月,轮转着数不清的悲剧或者励剧。

           可我伫身凡世,梵音未了,寂寒,总还是瑟动了青春里一抹韵色。

篇二 : 青春散场,寂寞作伴

挂历只剩下两页,心情已跌至谷底……

是的,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的,容不得你有半分的不舍。青春即将散场,与你作伴的,只剩那无言的寂寞了。

窗外,谁将别离的声萧吹起,引得行人为之流泪?

独自一人伫立在阳台,呆呆地望着校道上那匆忙的脚步.匆匆,依旧是大多数人的状态,不曾因某种莫名的情绪所触动,卸下些许的留恋。只是,有了那三三两两的身影,徘徊于那落寞的小道上,不肯离去……

是的,他们,就是那即将离去的大四的师兄师姐们。青春即将散场,他们,是在稍微的祭奠一下j即将逝去的大学生活吧?只是,逝去的终究要逝去的,他们只有这仅剩的半刻了……

毕业晚会,在那尚未完工的体育场里举行了,我们文学院的学长们,用最后一丝青春演绎着。感受着那热烈的气氛,心情却不曾热烈起来,依旧是落寞,落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别离,依旧是晚会的主题,尽管他们努力地掩盖那别离的气息,然一切都是枉然,枉然……

今日,路过那食堂前的小广场,发现他们正在办理行李托运,伤感之意又起,终究,他们是要走了,走了……

挂历只剩两页,别离的气息又浓了一分,三年后的今天,我也将像他们一样,青春散场,寂寞作伴了吧?

三年,看起来是那样的遥不可及,却又那样的近在眼前,别离的气息,竟穿越那三年的时空,传染给了现在的我。是习惯了的伤感,还是伤感了的习惯?一切,都已不那么重要了,只见,那别离之气弥漫,渐渐笼罩了这古老的苍梧之地的上空,随南去的漓水,远去了……

或许,一个刚大一的人,说到毕业,说到别离,总会有些许的不自在。然而,君不见,昔时江郎一《别赋》,而名震天下,让古今多少文人墨客怆然泪下。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别离,是永恒的话题,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只是,总会有那样多的牵挂,那样多的不舍留在心头。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是的,再次相见,已是多年之后。到那时,也许,彼此早已辨不出对方的模样了,剩下的只有感慨了。

然每一次的别离,谁又能保证不会是永别了呢?或许,再次相见,只有在那不可或知的九泉之下了……

青春,终究是得散场的;寂寞,终究是要作伴的;只是,但愿,还有再见之日,那样,回想起来,或许,能给那寂寞些许慰藉吧!

篇三 : 用青春与生命舞一场寂寞——《青衣》读后感

用青春与生命舞一场寂寞

——《青衣》读后感

醒也千年,梦也千年,醒中有梦,梦中有醒,展转千回,唯有那一树飞花伴着那寂寞的轮回······ ——题记

一个天生的青衣胚子,一生的命运波折凄婉,那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静静地,合上那一本薄薄的《青衣》,我不禁思绪万分,百感交集。我从未想过,一篇散文,会让我如此感动,又如此深感凄凉。

青衣是京戏里的一个行当,一个无数人唱过但只有少数唱出它的意韵的行当,仅此而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天创造出一个完美的青衣很难,而筱燕秋就是这其中幸运或者说是不幸的一个。20年前,19岁的筱燕秋参加了京剧《奔月》的演出,从此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嫦娥,为了嫦娥,她出手伤了自己的老师,违背与学生的诺言,抛弃人格、抛弃尊严,然而,20年后的《奔月》演出,却是杀死了筱燕秋的那颗心,或者说杀死了“嫦娥”的那颗心,连争四场的筱燕秋,最后一场来晚了,春来已经上台,得到了所有观众的认可,筱燕秋心如死灰,再也没有复燃的可能,她做了最后一场演出,一场只有她是嫦娥的演出,可她的心彻底死了······

筱燕秋这个为梦成痴的女子,坚信自己是嫦娥,然而终其一生,她却只是也只能是嫦娥的替身,真正的嫦娥早已飞走,只留筱燕秋孤独的活着。

从19岁那年第一次登台演出,到40岁那年那个冰冷彻骨的雪夜。筱燕秋用一生在顽强而又倔强的追求梦想,用时光捍卫只属于她的嫦娥,始终如一地坚守着她内心最坚实的阵地。也许,我是能理解这个略微有些极端的女子的:她因为奔月得到肯定,也因为奔月爱上嫦娥;这一切,似乎都是水到渠成。筱燕秋因嫦娥而生,也因嫦娥而衰。20年前,她是真的不想让李雪芬演吗?不是的,只是因为她不想看到也不能容忍看到李雪芬诋毁嫦娥,诋毁她那个近乎执念的梦想;20年后,她是真的不想让春来演吗?也不是的,她只是嫉妒了,作为一个为嫦娥付出青春的人,她嫉妒春来的年轻和活力。

可戏终有落幕的时候,在那个雪夜,在筱燕秋四十岁的那个雪夜,她知道,她的嫦娥死了,真的死了······也许,筱燕秋追求的不仅仅是嫦娥,还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性格,可她忘了,又或者她没忘只是不想面对,嫦娥本就不是凡人,她要是做了嫦娥,就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筱燕秋或许也早已看到了结局,但她没有半点犹豫,在完整的人与嫦娥之间,她选择了后者,给自己选择了一个渺茫的人生······

也许从一开始,筱燕秋就注定有一个悲惨的结局,可尽管如此,她还是要义无反顾的选择开始,我们也一样,因为只有开始,我们才会看到未来。任时光如何流转不息,我们对梦想的追逐都不会消失,譬如筱燕秋,她用生命和青春在舞嫦娥,最终,繁华落幕,却发现她只是给自己舞了一场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