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黄鼠狼的天敌]记忆中的黄鼠狼

[黄鼠狼的天敌]记忆中的黄鼠狼

2017-05-19 18:32

篇一 : 记忆中的黄鼠狼

从前黄鼠狼给人的印象总是不大好: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黄鼠狼……后来虽说黄鼠狼是专吃老鼠的益兽,大家还是无法接受它那猥琐的样子。但在我童年的记忆中,黄鼠狼却是能够带来好运的、是吉祥的象征。每每说出这一点,总要遭到周围人的质疑。

小时候,我家在农村,房子是前后三层(家乡的说法,实际应叫三进的院子)的院子。据说祖辈是个有钱人,盖了全村最好的房子,地基是用土生生垫起来的,与周围的房子屋顶一样高。三层院子的首层正房住着我的爷爷奶奶和尚未结婚的叔叔,我家住在第二层的正房,第三层是后院,按农村的习惯,是猪圈、厕所的位置,一、二层院的东西配房,就放些杂物,做仓库用。因为多年不清理,也就成了黄鼠狼的家。在农村,没有路灯,天黑的早。太阳刚落山,黄鼠狼就出动。他们一般是先在配房的门口警觉地观察周围的环境,确定没有风险后,才敏捷地窜出来,迅速消失在夜幕中。对于我们家的人,被黄鼠狼撞到腿上,是常事,也就见怪不怪,但谁也没有仔细看过黄鼠狼的尊容。因为,既没有机会,好像也没有兴趣。

记得有一年的冬天,清早起来的爷爷发现二层院子、也就是我家住的院子里趴着一只黄鼠狼,似睡非睡。见人过来,只不情愿的挣开眼睛扫一眼,毫无回避之意。爷爷抱些干草放在它的身边,又盛了些水给它,嘱咐我们,谁也不要打扰它。爷爷象对人讲话一样,大声地告诉它:这就是你的家,愿意待多久,就待多久,不会有人赶你。冬天的太阳格外温暖,黄鼠狼在太阳下舒服地趴着,直到傍晚才离开。

那年春节前,我家配房时常发生怪事:今天莫明其妙的有一块肉,干干净净象是刚准备好要下锅,明天又发现有条鱼,开膛去腮……百思不得其解的母亲,挨家询问附近的邻居,谁家少了东西,但一无所获。要知道,在困难年代,鱼和肉都是奢侈品,只有富裕人家过年时才能享用,一般家庭过年也只能买上二斤肉,尽量挑肥的,把肉炼成油,慢慢享用。你想,谁家丢了肉和鱼不急呢。

爷爷知道了这件事,告诉妈妈不要找了,说这是黄先生送给我家的礼物,感谢我们上次的救命之恩。

半信半疑的妈妈,用这特殊的礼物,为我们过了一个奢侈的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说来奇怪,黄鼠狼住在我家,但从来没有吃过我家的鸡,而周边的邻居,则常常发生黄鼠狼偷鸡的惨剧,有几次天未全黑,邻居家的鸡窝发出惨叫,尚未休息的邻居全家出动,追赶大胆的黄鼠狼,结果,总是在我家门口失去目标。每到此时,邻居就告诫我们:跑到你家去了,晚上小心点。而负责关鸡窝门的我,常常忘了任务。即便如此,我家的鸡也从未遭到过攻击。

爷爷说,这是黄鼠狼的照顾。

我不知道爷爷说的是否正确,我只知道,黄鼠狼的确是我家的朋友。

篇二 : 刀弦上的黄鼠狼

在过道口,我发现一只飞窜的浑身泛黄的毛茸茸的家伙,在它消失在洞口前,我确信它是一只小黄鼠狼。

在沙发上休息了起来,接下来的时间我见证了一只动物的勤劳和执着与勇气。在短短的二十来分钟内,它在我面前的这条过道前进进出出了三趟。每次总是缓慢地探出脑袋,你便发现它口中衔着一只老鼠,老鼠一动不动,不知死了多久。它一边观察形势,一边挪动它灵活的身躯,然后便火速地逃离现场。经历几分钟的神秘,只见它箭步如飞地返回洞口,这次就没有之前的探头顾盼了,给人一种生命在刀弦上的感觉。

已经知道为什么仓库里一直有一股恶心的死老鼠般的气味,可不就是这只小黄鼠狼的“功劳”么?只是无论大家怎么找,却也不曾找到一只老鼠的尸体,可这小半天的工夫,它就从外面搬进了三只死老鼠,相信它的胃口没有那么大,它才多小呀——天知道它将它们珍藏于何处?

在我看来,它完全没有必要提心吊胆地提防着我。对于我而言,一切生命皆有它存在的理由,何况这家伙还很可爱,我只可能想到要通过某种形式记录下它的行动,而不会想要去破坏这份自然与美好。

所以,我见到它那一副斗胆借道的模样,并没有想要去破坏它的世界,虽然的确有一种想要去吓唬一下的心痒劲——难得有如此弱小的动物出现在这个如今满是强势的社会里。忘记了,如今动物已不再是最强势的了,而是人。

事实上,它是不会被吓唬到的,不管你会不会那样干,因为它的速度让它有了这种小放肆的资本。至于那种谨慎、警惕却又是它的内心不能拒绝不能抛却的,是天生的。它的生命从产生之初便注定会有更强大的力量能与之抗衡,然而生命却不会因此而停滞成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介于它那点小小的精神,我掏出手机,想用摄像头记录下我与它生命交轨的这一段时间。

然而一切东西等到你想到要保留下来的时候,往往也是开始溜走的时候。

它“偷渡”的太快,以致于我第一次的拍摄宣告失败。它每一趟来回间间隔的时间大约相等,所以我一动不动坐下后,便静静守候它可能出现的时间。几番下来,只录下一段它叼着一只老鼠从洞口探出身躯然后飞走而过的场景,而我同它一样提心吊胆,还要担心会冒出一声喊叫,然后不得不去处理工作之余的琐事。

我忽然觉得,我们的小心翼翼是那般相似。它怕人类要了它的命,却仍要冒险地在人的眼皮底下搬运食物。而我的战战兢兢,一边出于自身状况的受限,一边害怕惊吓了我镜头中的这位主角,它不再肯出现,我也就达不成纪录的心愿。说句实在话,我那一动不动的姿势、时刻留神的状态并不比它行走在刀尖上的感觉好多少。

原来在梦想的国度,大家前行的姿态都不会那么轻松,都可能蹑手蹑脚、提心吊胆。哪怕你只是一只小小的黄鼠狼,哪怕你并不是在做贼,你不怕食物腐烂,但你会担心连食物都找不到,找到的食物会丧失,担心会为了获得更好的生存反而丧失基本的生命。因为你知道,即使你做的再好,即使你不觉得妨碍了别人什么事,但是,客观上,作为一方,永远有与你相对应的另一方,组成矛盾双方。

工作和学习、任务和兴趣,当人们想要去平衡这些的时候往往就已经处在一种夹缝的生存状态当中了,两石之间的生存环境总是那么狭促,让人喘不过气。

那些动作敏捷、迅速的老鼠,最后也可能沦为黄鼠狼的盘中餐,你又何尝不会担心自己也可能会命丧他手,成为食物链中的一环呢?

生命和梦想,都要经历难以想象的风雨的洗礼,才能开出绚烂的花朵结出丰盛的果实。而有些梦想,或在萌芽的那一瞬间,或在你行走的半路上,便因种种原因枯萎了。

战战兢兢并不可怕,至少意味着你知道自己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下,至少你的心意识到了忧患。可怕的是你忍受不了这种受限的生存状态,你便选择放弃,放弃你本来的喜好,放弃你内心的追求,流落世俗。要知道,真正的死,不是生命的死亡,而是心之死。

这只黄鼠狼,它可爱就可爱在,它按照它的生活方式在人们的眼皮底下生活着,没有人会想到要去动它,要去伤害它。人们虽然有抱怨,虽然也知道一切的恶源来自于哪里,但除了几句抱怨,也并没有去破坏的它的天地,没有去笑话它的死老鼠——都那么臭了,还搬得不亦乐乎、不辞劳苦。

人们自己似乎也在等,也在信任。终于有一天臭味不再那么浓厚了,终于有了慢慢消逝的苗头,是黄鼠狼终于抓到新鲜的老鼠了吗?还是它找到了自己的更好的“仓库”?

而我知道,真正在等的人并不多。人们忙得连同类都有可能忽视,又怎么可能去注意一只小动物呢?他们只是忙得没有时间去理会那些。如果人们有时间,理性上他们不会杀死黄鼠狼以绝后患;如果人们没时间,感性上来说他们也不会去杀它。无论是有时间还是没时间,人们都不会去处理,你还在怕什么呢?

另一种战战兢兢也许就出现在这里,你可能时时受限,却不要以为人们真的在盯着你,也许,不过是你的位置,叫其他人不得不去理会你去奉承你。这也许就是现代人们不开心的理由吧。看起来似乎人人都在关注你,但真正关注你内心的人有几何?就像我现在在写黄鼠狼,难道就真的是在关心黄鼠狼吗?

这便又引出了另一个层面,连战战兢兢也可以免了,所有的限制都不过是纸老虎,没有那么多的眼睛看着你,没有那么多的人在意你——人们都忙着自己的理想呢,都奔赴在自己的路上呢,你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