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我心中的那一缕阳光]阳光折射了我那颗残破不堪的心

[我心中的那一缕阳光]阳光折射了我那颗残破不堪的心

2017-05-19 18:32

篇一 : 阳光折射了我那颗残破不堪的心

阳光轻袭间刺透了寂寞的窗帘,

忧郁的眼神缓缓的睁开

透着窗帘看到太阳那抹无暇的微笑

清纯般的光线突显那伪装的尘土

一层层感染了沧桑的气氛

清风飘荡,窗帘微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阵清爽补给了思念的枯燥

随之的一阵鸟叫唤起我疲惫的身躯

唧唧咋咋的声音在记忆的光线中沉醉

透过窗帘看到那柔弱的碎叶。

时光停留。

对着那残缺的落叶发呆,静静的。。

好像听到了它的心伤,他的呼吸

心存一丝枉然,唤醒我未知的错觉

落叶,鸟儿

又飘向我记忆的深入

一抹情殇席卷了我空荡的房间

悲伤依旧存留在我那放肆的流年

懦弱的我只会躲在我空荡的房间看别人的幸福

抬起右手,遮挡着在也无法温暖我的光线

透射出了我难堪的身影。

每一次想念。瞻望有你的世界。

低落的心情总是隐隐作痛

受了的伤,留下的恨,

她们早已疲倦了我末落的红尘

可是,有些记忆。

就像唯美的旋律,存留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脸上的落寞,心灵的恐慌,又有谁会去默念?

眼眸微闭,我让这隐忍许久的悲伤,埋葬在我未知的液体里

顺着液体流荡在全身,来分担我的忧伤

微弱的心,静静的跳动着。眼泪滑落了

没有人知道,花季的那年,你靠在我胸前,说你会永远爱我。

就是这简单的爱情,我却怎么也的不到

现实太残酷,卑微的我只能狼狈的活着

我不在回念你的一切,不想在勾起那内心深处的伤疤

那些年少的时光,就像美妙的情歌演变成了葬魂曲

一下子浸透在我每时每刻的思念里

我很你,我恨你的复杂,你那虚伪的完美

你不懂,其实简单的人生就是完美的幸福

你的一切敷衍,我听不进,也不需要

迷离间,我一头扎进那冰冷的被单上

蒙蔽头,躲避那光线的腐蚀。

暖暖的感觉,微弱的呼吸……

我又睡着了。

原创

篇二 : 守望,心底那一缕安静

在喧闹的城市夜空的巅峰,在僻静的角落里,点燃一豆思绪的孤灯,默然的品味那份孤寂,和心灵独语,轻轻梳理凌乱的心迹。无灯的夜里,窗外漏进的灯光,轻柔着沉沉夜色。舒展掌心,稀疏的夜色,看不到手掌,只感觉夜色满手都是,只是那样的清淡,那样的迷离,那样的飘渺。轻翻手掌,如水般的轻飘,夜色从指缝间不经意的滑落,手掌上依然是空空的虚无。

苍茫的天幕,是那样的厚重,弯月消失得无影无踪;灰蒙蒙的遥远的天际,一颗孤星在无边的黑暗里,独自散发着淡淡的清辉,轻眨的眼眸里是无尽的迷惘,和耀眼的灯光相会,那样的柔弱,那样的羞涩,欲去欲逝,愈远愈无。

本是新月弯弯挂柳梢的时刻,无月的天幕愈发显得空灵!

高楼大厦,包裹着一个个饱胀的梦想,包裹着排排轻漾的欢快,包裹着欲破牢笼的心——

细数着那栋栋高楼,高楼里闪烁的灯!

情人节,是否,明月偏向别时圆!带走如银的月色,带走倾泻的快乐,带走无尽的祈盼,把无限的思念滞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隔世的望穿秋水,千年祈盼的梦的巷口,为何化作一泓春水缓缓东流?把无尽的缠绵化作阴霾的天网,不留一丝出口。

右手处的一长串一长串的红色的灯笼,燃起的曾是圣诞节斑斓的幻梦。红色燃起的痴情,织就一条绚烂的明亮的坦途,写满快乐,写满幸福!曾几何时,弯一臂轻鼾,那是一首不眠的情歌,把快乐融进皎洁的月色,玫红染就梦幻,丰腴着人们的思恋;曾几何时,弯一臂满满的月色,荷塘的歌声漾起,如潮的蛙声荡起缓缓心曲,朦胧着唐诗宋词里的相见欢,朦胧着千年的祈盼,朦胧着望穿秋水的思念————

正前方耀眼的银华编织的焰火,闪烁着无限的梦想,那可是游子思乡的心情在灼燃,那可是独倚西楼凭栏的望眼欲穿,那可是谁的丰腴的相思幻化成春水无限————亮了眼眸,亮了心头,亮了无边的夜色!

但,确实那样的遗憾,那只是焰火的造型,是馈赠给人们一点点梦想的虚幻!点燃的是无尽的思念,照亮的是千年祈盼的巷口,带给人们的是深深地无限的眷恋。

宛如,一杯香醇的咖啡,醇香着生活,浓郁着无尽的漫漫夜色,袅袅着凄清的梦幻!

多想,做一颗孤星,高挂天空,任厚厚的云层层层叠盖,即使只一丁点光影,惨淡着凄凉的寄托,让孤苦的心寻得一丝安宁;多想,做一只蓝色的蝴蝶,翩翩起舞在灿烂花丛,即使只是短暂的一闪,完成那轻盈的一飘,便化作亘古千年————

是眼泪冷落了咖啡的醇香,还是咖啡染就泪水的冰凉!

是眼泪模糊了双眼,还是双眼模糊了心灵,双眼渐迷离,心灵在哭泣!

撕不破的天幕,扯不断的思绪,理还乱的心迹!

宽阔的柏油路上,一辆戛然而止的轿车上,在深夜里中走出一个白衣少女,伫立在漫漫夜色里,伫立在黑暗的巷口,伫立在无边的孤寂里,肩一泓的秋水明澈,默默的等待黎明,等待黎明闪亮的一刻————

在空旷中徘徊,在夜色里游荡,在孤寂中期待黎明的到来!

是谁?在深夜里,难耐寂寞,放飞孔明灯!

孔明灯,在黑暗里冉冉升起,微弱的光线似乎要撕破沉沉的天幕,带给人们一个破晓的黎明!

黎明,终会到来,撕破黑暗,撕碎深沉,洒光明一地!

流浪的心,不再飘泊,保留一缕安静!

篇三 : 心中的一缕阳光

龙椅上,其敖而坐,手握一把铜剑,俯瞰苍生,眉目间彰霸气。满地视朝臣之朝,听其呼曰:吾王万岁!其,便是王,虽是中华上下五千年之一颗渺渺沙,而最精华之一,以其中有一缕最精之日!

人人心内一缕光,其缕日为着想与光明,而王心中的一缕光,则于其上为至权位之刻起,渐渐发如秦陵宫殿下之明珠耀光之。是时诸少年共道——为真王者之王,而非扯线傀儡;又为一代霸主,为天下一之王!

故,其如夸父逐日般力逐而其心之缕光。

其十三嗣,吕氏专政。或在人眼,他是个扯线偶。是故,他先向天下人验之非扯线傀儡。嫪毐为其耻,吕不韦乃其芒刺。其曰:“生得毐,赐钱百万,杀之,五十万。”。”公前238年,其平嫪毐乱判其裂;前235年,又徙吕不韦逼其饮鸩死!同年赵离魂大郑宫,世上最痛者去,其自绝情,亦无矣爱。其惟天下矣。

于是,其将目光在六国中,不测之眼流着贪婪与乡。王者,本当如是,直前无惧,其大有胆智。渐渐,其去天愈近,亦去其一缕光渐近。

在前236→前221中,秦将韩、赵、魏、楚、燕、齐逐一击破,六国君无不垂其贵之首,与庶民同,皆臣在君之下,呼曰:吾王万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其一之六,是民之王!所有最高权之王!亦第一号之王!其至矣夫缕光,将紧紧地在手。其,见之明!

然而,赢得天下,亦惟天下。

居天下盛,谓之狼戾,甚至不死,籍四方男子多筑大工,死几十多万人。虽在其左右侍卫群臣、,而无一人能全信;其后宫佳丽三千,而无一之能伴终;连此世与其母皆亲者背之。然虽一人,其亦不止,他将那缕光入藏心,渐渐之为一个真强之帝!

王辉煌洁之生,皆不离开心中一缕光,亦是其一缕光,照了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