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91手册>游戏>超凡视幻:成立1年多推出6款VR游戏,2款基于HTC VIVE平台

超凡视幻:成立1年多推出6款VR游戏,2款基于HTC VIVE平台

2016-06-21 02:49 | 91手册

超凡视幻:成立1年多推出6款VR游戏,2款基于HTC VIVE平台

文/游戏陀螺 罗伊、案山子


“我们的目标是要做VR游戏人”。


这是超凡视幻COO郭会娟在接受VR陀螺采访时说的一句话。这家VR游戏公司从2015年初开始成立,至今为止推出了6款VR游戏,其中两款基于HTC VIVE平台开发。3个创始人虽然没有游戏背景,而早期的软件经验为其选择创业方向奠定了基础。目前C端的游戏还难以变现,超凡视幻选择B端和C端并进来养活自己的同时,不断积累技术,等待C端爆发。



超凡视幻COO郭会娟


观望1年,15年初开始创业,要做VR游戏人


提到北京的VR内容公司,应该很多人都会想到超凡视幻,这家公司从2015年初进入VR,算是比较早期的公司。


公司的创始人有3名,CEO胡勇、COO郭会娟以及CTO朱昱地。他们有着不同的背景,却因VR而聚到了一起,在看到VR这个“神奇”的东西的时候,他们都觉得看到了未来,便毅然放弃之前的行业投身其中。



从左至右朱昱地、胡勇、郭会娟


COO郭会娟和CEO原来在一家上市公司,主要从事企业性软件业务,属于传统IT行业。CTO朱昱地是90后年轻创业者,也是中国虚拟现实行业体验展VRPLAY联合创始人,很早就投身VR领域探索与研究,对VR内容有着自己新颖独到的理解和把控。


其实在2014年早期他们就萌生了创业的想法,当时VR硬件正处于高速发展期,虽然最开始也想过做硬件,但是考虑到自身没有做硬件的基因,所以选择了从内容切入。在观望1年后,终于在2015年初成立公司——北京超凡视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而出于对游戏的喜爱,最终选择了做VR游戏。


超凡视幻的CEO是一个非常重核的游戏玩家,在游戏上已经花了很多精力和时间,他之前也想过做游戏,但是错过了手游的爆发点,而错过这个点之后,要再进入的话就太难了。


“VR是一个新的方向,2015年的时候做VR游戏和做手游,投入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VR到来了就可以实现游戏梦了,所以才会在这个点来做游戏。”郭会娟说道。


同时,他们给自己定了个目标:“要做VR游戏人”。


做游戏并非那么简单,更何况是VR游戏,不过还好三人之前积累的软件开发经验以及人脉派上了用场。在开发人员诸如程序、策划、美术以及项目的把控上,超凡视幻是这么解决的。


郭会娟提到,在传统游戏中,美术是可以外包的,而在超凡视幻用Unreal引擎的团队里,美术是需要能够进引擎的。


超凡视幻现有团队超过30人,研发占20人,他们很多都可以熟练使用Unreal4引擎。


此外,CTO自身非常钟爱Unreal 4引擎,虽然他是大学生创业,但是在大学期间做了非常多的研究和学**,整体来说起点并不低。所以可以很好的对项目进行把控。


“创始人或者合伙人的责任是找人,他或许不是一个非常专业的专家,不会画画,也不会写策划案,但是能够把有能力的人吸引过来,这才是创始人的魅力所在。”郭会娟认为,团队创始人有没有游戏基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事的决心以及吸引有才能的人的魅力。


6款VR游戏,2款基于HTC VIVE平台开发


超凡视幻目前已经推出的VR游戏分别有《极速赛车》、《The One》、《Crazy Pistol》、《棒球运动》、《抓钱游戏》和最新的《水源》,其中《The One》和《水源》基于HTC VIVE平台开发。


确切来说《The One》除了可以在HTC VIVE上,还可以在Oculus上运行,是一款动作类VR游戏。游戏讲述的是在克莱恩大陆上的狂战士、魔导师、影刺者联盟、魔猎手组织四大势力,为了争夺克莱恩大陆的统治权,共同修建了阿塔斯勒武斗场,通过比武的方式来决定统治权归属的故事。




The One视频



而《水源》这个作品,基于unreal 4引擎开发,是一款以亚马逊丛林为背景的冒险动作类VR游戏。


游戏中,玩家所扮演的是一个久经冒险的地质学家,玩家将置身于神秘的亚马逊丛林中,查询水源变异的原因,在进行水质检测的过程中,突然出现了成群的变异生物,玩家将使用随身携带的武器(枪或棒球棒)与变异生物展开殊死的搏斗,随着事件的深入调查,真相逐渐浮出水面,隐藏在真相中的巨大威胁也随之而来。


游戏有普通模式和挑战模式两种,挑战模式难度更高,且对于人的迅速反应能力要求更高。


VR陀螺对《水源》这款游戏印象比较深。在游戏中,VR陀螺深处亚马逊河的一条小船上,船头有两个武器可以选择,枪和棒球棒,用HTC VIVE手柄抓取两个武器,稍等片刻,随着船向前滑行,开始从水中不断地有变异的鱼扑面而来,用枪扫射或用棍敲打它们,不过随着鱼数量越来越多,也越让人猝不及防,游戏节奏和刺激感把控很好,而且过程中并未出现卡帧等现象,武器挥动等动作也很自然。




在玩法设计的把控上,虽然3名创始人没有游戏开发经验,不过熟练使用Unreal引擎的团队可以成为坚强的后盾。“基于此前的研发经验,我们可以避开一些已经犯过的错误。特别对于VR游戏来说,什么样的玩法会更适合VR,什么玩法用VR是需要避免的,这些就需要在研发过程中一步步摸索,作为一个已经有近一年多VR研发经验的团队,我们此前就在不断地试错。”


同时,郭会娟提到,超凡视幻也会从时下流行的游戏中去探索,看什么样的游戏更被玩家接受,在一定程度上,传统游戏也可以作为游戏设计时的竞品分析样本。


B端VR教育养活自己,积累技术,目标C端


公司成立后不久,超凡视幻融到了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虽然主要方向在于VR游戏,不过鉴于现在VR游戏还难以盈利,因此在方向上,他们选择了B端和C端并行,B端主要切入VR教育领域,是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C端主要是做游戏,线上销售以及输出给线**验店。


B端:以教育内容为切入口


B端这块超凡视幻做了一款行业应用《VR生化教育平台》,主要用于高校教育领域,应用入围了HTC开发者大赛“最佳教育应用奖”。


郭会娟提到,现在学校对于这方面的需求比较高,特别是医学教育方面。一般不论是医生、护士还是药师,人体解剖学都是必学的课程。传统的方法直接用课本、PPT加上人体模型来教学,更真实的是通过真正的人体来实操,然而据称每个高校每年最多能拿到一个样本(尸体),所以面对如此庞大的需求根本只是杯水车薪。


VR则可以很好解决这种问题,老师讲课的时候可以不用PPT,大家都戴着头盔,直接看人体结构以及人体各个部位,且每个部位都带有详细信息。这样的教学方式不仅可以节省成本,而且也能让学**更有趣味性,学生印象也更深刻。


郭会娟称目前通过B端的项目,基本可以养活团队,但还是希望做出来的项目产品化。把项目里面的一些东西抽出来变成产品给渠道销售。


C端:和线下HTC体验店合作


说是C端,其实模式更像是B2B2C,通过线**验店来触达用户。现在超凡视幻的VR游戏基本都是对应HTC VIVE平台,所以更多在和HTC VIVE设备的线**验店进行合作。后续也会考虑其他VR平台。


为了保证游戏的延续性和持续盈利,超凡视幻的《水源》也采用了分关卡发布,用一条故事线串联,然后一关关往外发。郭会娟说:“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不能一两年憋个大招出来,不太现实,尤其是在这个状态下。”


至于HTC VIVE会不会出现“蛋椅”遇到的人口红利瓶颈,郭会娟认为,首先HTC VIVE在体验上是有优势的,重要的是内容的更新速度要跟上。当大家对内容的渴求特别迫切,然后内容时代就来了。


至今为止,超凡视幻推出了6款VR游戏,其中2款基于HTC VIVE平台开发。


创业公司最大的魅力在于不知道明天会怎样


VR是大趋势,甚至会让很多行业颠覆,这是不可否认的。超凡视幻现在还处于积累期。“不管以后市场怎样,公司的内功要练好,需要不断积累,作为一个技术性的公司,靠技术生存,技术实力必须得到保证。”


在VR创业潮中,相对来说女性并不多,郭会娟给人的感觉非常沉稳。


“创业公司最大魅力在于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有可能很好,有可能很惨,但是创业的魅力就在于我可以往好的方向去努力。”


VR陀螺也希望这家公司能走得更好更远。



一个让你对虚拟世界有想法的公众号
微信ID:vrtuoluo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