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蓝鹏律师事务所>飞行员>飞行员辞职 东家索要500万“分手费”

飞行员辞职 东家索要500万“分手费”

2016-07-03 17:22 | 蓝鹏律师事务所

飞行员辞职 东家索要500万“分手费”

点击上方“蓝鹏律师事务所”可订阅哦!

飞行员辞职
东家索要500万“分手费”
编者按:
我国现行法律法规中并不存在“必须服务期”这一法律概念。“必须服务期”的说法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其并非基于专业技术培训和专项培训费用而约定,不符合“服务期”的构成要件。且“必须服务期”为用人单位一方提供的格式条款,如果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对此有不同解释,依法应按劳动者的理解来认定,而之相应的违约责任条款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无效条款。更需要明确的是,即便是法律上有所规定的“服务期”,与“劳动合同期限”在法律依据、利益归属、法律后果、时间长短、表现形式、分类、前提和基础等方面均有明显区别和严格界限,不可混为一谈。约定了“服务期”的劳动者并非丧失了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仅是在违反服务期约定的情况下需要按照法律相关规定承担数额不超过服务期尚未履行部分所应分摊培训费用的违约金。

而由中国航空运输协会牵头,中国民航飞行员协会及多家航空公司参与、签订的《航空公司飞行员有序流动公约》,侵犯《宪法》赋予飞行员的劳动权利,限制飞行员的平等就业和自由择业,违背飞行员劳动争议的相关法律规定,严重违背宪法和法律,公然侵犯飞行员合法权益,当属无效。不仅如此,航空公司通过《公约》扰乱飞行员在市场上的合理配置,抑制新建航空公司的发展,作为其不执行生效法律文书的借口,不仅违背了国家的大政方针,而且不利于市场公平竞争和我国民航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飞行员辞职 东家索要500万“分手费”》
新京报记者 王巍
飞行员是不少人羡慕的职业,但看上去风光的机长却面临着择业自由受限的困局,日前,一批东航机长起诉“东家”解除劳动关系的案件陆续开庭,其中四名机长的劳动合同中,出现了飞行员在航空公司“必须服务期”的约定。所谓必须服务期的终止日期,是飞行员的退休之日,合同约定“在必须服务期内劳动者不得提出离职”。

对于这些被要求服务到退休的飞行员的诉讼请求,法院一审判决结果不一:有的机长被判解除劳动合同,有的则被判决继续履行劳动合同。一审后,有6名机长上诉,目前有3人的案件二审被裁定发回重审,还有3人在等待着关乎自己日后去向的二审裁判结果。
专家分析说,“必须服务期”侵犯了飞行员的择业权利,应该属于无效的格式条款。

机长跳槽被要求“必须服务到退休”
今年32岁的万强(化名)2007年进入到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江西分公司,从学员开始,到副驾驶,2013年,他正式成为一名机长。
随着晋升,公司的一些管理问题让万强越来越不舒服:比如涉及飞行安全事件的问题,有些是客观原因造成的,但公司一律对飞行员做出停职一个月的处理。
不满越来越多后,万强于2015年1月9日向东航公司以及东航江西分公司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却遭到公司方面的拒绝,在经过劳动仲裁程序失利后,万强将东航以及江西分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
东航与江西分公司答辩称,与万强的劳动合同必须履行,双方签订的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合同中标注了“必须服务期从2007年8月1日至退休年止,万强从获得机长之日起为东航工作的必须服务期为8年。”万强不履行合同约定,单方面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约。
同时,东航方面提出,当初与万强所在的飞行学校签订了培训协议,是东航委托该学院培养飞行员,费用是东航承担的,因此如果法院判决解除劳动关系,万强需要向公司支付500万元的培养费。
该案一审由江西省新建县法院审理。法院一审认为,万强与东航于2007年8月签订《劳动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同内容未违反法律和法规,合法有效,应受到法律保护,双方当事人均应严格遵守。
法院认为2013年8月,万强取得机长资格,依据双方所签订的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万强必须服务期从2007年8月1日至退休年止,从获得机长以上资格之日起为东航工作的必须服务期为8年,现在万强提出解除合同,与合同约定相违背,不符合劳动法的相关规定。
因此,法院判决双方继续履行劳动合同。

“必须服务期”案判决结果差异大
2015年8月31日,万强的案件一审判决,9月初,他便提出上诉并交了上诉材料,但二审至今没有结果。
与万强前后提出辞职的,还有东航江西分公司的五名机长,其中三人与万强一样,在合同中被注明“必须服务期”。目前这六起案件,有三起在一审判决后二审发回重审,剩下都在等待二审判决。
这其中,在东航服务了13年的史机长在2015年12月拿到了一审判决。与万强不同的是,合同中没有其在升任机长后,必须服务满8年的条款。
法院一审判决史机长与航空公司双方劳动关系解除,但由于史机长在必须服务期内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约,应该向东航支付210万元经济损失。宣判后双方均提出上诉,二审将该案发回重审,4月26日,此案发回重审后再次开庭。

追访
航空公司:业内公约限制飞行员流动
据了解,2014年11月26日,在中国航空运输协会和中国民航飞行员协会的共同组织下,4大航空集团以及多家航空公司在北京签署了《航空公司飞行员有序流动公约》,《公约》明确,除控股公司之间的内部调动外,流出幅度原则上不超过1%。
中国航协理事长李军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受人力资源短缺,供求矛盾突出,飞行员选送培养方式特殊等因素影响,促进民航飞行员有序流动是一项长期的任务。签订《公约》是市场自治的重要举措。目前,全国已经有42家航空公司参与到该公约。
但是,万强表示,对飞行员而言,流动幅度不超过1%,即意味航空公司下属的每家分公司的限额非常少,如果一家公司多名飞行员要求辞职,就需要排队等候,“如果按照这个所谓的有序流通,要等上几年可能才会轮到我”。
北京法学会航空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张起淮律师表示,《公约》限制飞行员平等就业、自由择业等劳动权利,违背了《宪法》、《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严重侵犯了飞行员的合法权益,当属无效。飞行员并非《公约》的当事人,各航空公司间签订的《公约》对飞行员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剥夺、限制飞行员的合法权利。《公约》更非规范性法律文件,法院不能援引《公约》作为裁判依据。
据某外籍航空公司首席代表Helen女士介绍,国外航空公司不存在这种公约或者协议,在国外航空业认为控制流动相当于限制劳动者的发展,在法律上属于侵权。

分析
必须服务期为“格式条款”应属无效
据接受采访的几位机长表示,当初签订合同时,他们还都是航校刚毕业的学生,对于合同细节没太在意“让在哪里签字就签了”。
张起淮律师表示,必须服务期相当于劳动合同中的格式条款。其对应的违约责任条款,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加重劳动者责任,排除劳动者主要权利,属于无效的格式条款。
首先,法律规定的“劳动合同期限”与“服务期”有着明显的区别和严格的界限。“服务期”需要基于进行专业技术培训、提供专项培训费用、签订培训协议且明确约定服务年限。
而法律上没有“必须服务期”的概念,将“必须服务期”认定为“服务期”没有法律依据。不论是“劳动合同期限”还是“服务期”,都不能剥夺劳动者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限制劳动者的依法辞职权。
此外,劳动者依法解除劳动合同不受“劳动合同期限”、“服务期”的限制。即使在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的情形下,劳动者需要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违约金数额不得超过服务期尚未履行部分所应分摊的培训费用。

蓝鹏律师
事务所
中国第一航空法律事务所
官方微信平台
欢迎关注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